廬山飯店

關於部落格
廬山飯店
  • 5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改革,讓法官回歸獨立裁判本位

  就司法機關的內部職能而言,依照我國現行法律的規定,審判權、檢察權有其合法來源,必須依法行事   □游偉   獨立、客觀、公正,是民眾對司法的期待,也是憲法法律的要求。但長期以來,我國司法機關在人財物等方面都受到地方權力的制約,在依法獨立履職、嚴格依法辦案方面,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而在司法機關內部,則存在行政化傾向,“審者不判,判者不審”的問題也存在,某些司法機關領導雖很少親自辦案,但卻可以通過一些渠道影響案件裁判結果,一旦出現問題,責任追究難以真正落到實處。   為了改變司法權不能依法獨立行使的現狀,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了全面深化司法體制改革的要求。包括上海在內的部分地方司法機關,現在正著手進行司法改革的試點,以期在最短的時間內獲得體制、機制上的突破,實現憲法所規定的人民法院、檢察院依法獨立行使審判權、檢察權。   就司法機關的內部職能而言,依照我國現行法律的規定,審判權、檢察權有其合法來源,必須依法行事,尤其是人民法院,上下級之間本來應該是審級業務指導關係,並不是領導與被領導的行政隸屬關係,即便是法院的院長,依法都無權干涉合議庭及獨任庭法官對具體案件的審理與裁決。但由於法院系統內部存在著事實上的行政化結構,甚至一部分領導可以決定一些法官的評優、晉升、晉級、調任等,不具體辦理案件的法院院長、副院長、庭長等,都有可能對具體案件予以過問,甚至拍板定調。   根據我國人民法院組織法和相關程序法的規定,除了法院院長、副院長等作為具體案件的合議庭組成人員直接參与案件的審理或者作為法院審判委員會的一名成員可能參加疑難複雜案件的討論、發表意見外,無權對本法院或者下級法院正在辦理的案件說三道四或者發號施令。而我國憲法上所稱的“人民法院依法獨立行使審判權”以及法理學上所強調的依法獨立審判,其實都不僅是指作為一個審判機關的法院應當獨立於其外部黨政領導、行政機關、人民團體、社會組織,不受其非法干擾,同時還包括上下級法院之間在案件裁判上的審級獨立,下級法院在案件處理過程中,應當依法獨立公正裁判,不能聽命於上級法院領導的指揮,上級法院及其法官更無權進行提前介入。   十八屆四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明確指出:“司法機關內部人員不得違反規定干預其他人員正在辦理的案件,建立司法機關內部人員過問案件的記錄製度和責任追究制度。完善主審法官、合議庭、主任檢察官、主辦偵查員辦案責任制,落實誰辦案誰負責”。   可見,就法院系統而言,全面依法保障一線辦案人員的獨立審判權,是這次司法改革的重要目標,必須建立制度,加強監督,尤其要把規範、監督的重點放在各級法院院長、審判委員會委員和庭長、副庭長的行為上。   要清醒地認識到,人民法院的中心工作是審判,審理具體案件的合議庭及其辦案法官,應當成為案件裁判的真正權力擁有者。即便是在各級法院的最高審判業務組織(審判委員會)討論重大、複雜、疑難案件時,法院院長作為審判委員會會議的主持人,其意見也只是其中的一票,不能高人一等,所有與會的審判委員會委員都是平等的,審判委員會需要依照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對案件作出決斷,絕不允許違反裁決原則,搞“一言堂”。   因此,正在推進中的司法改革,應當立足於進一步增強審判權,削減司法機關內部的行政權,防範行政權對司法權的侵入和不當干擾。通過改革,讓法院的審判權及時歸位,在建立嚴格責任制的基礎上,使合議庭、獨任庭法官擁有獨立、完整的案件裁決權。   而未來法院院長尤其是大多數副院長、庭長,應當逐步淡化行政級別、突出法官等級,其工作職責,應更多地回歸到直接辦理案件的審判實務之中,而不是對其他法官辦理的案件進行指揮、領導或者施加影響。法院的行政副院長(通常可以考慮每個法院設置一名),則應當脫離法官身份,不參與具體案件的審理活動,專門負責領導、統籌、協調法院內部各行政部門及其工作人員,通過竭誠努力,全身心地服務於一線審判活動,為審判這一法院的中心工作,提供優質的服務與保障。   (原標題:改革,讓法官回歸獨立裁判本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